首页  »  近亲乱伦  »  姐姐的屁股
姐姐的屁股

姐姐大我五岁,170cm,奶子像柚子大,54kg,手脚修长纤细,鹅蛋脸非常漂亮,有点像翁虹。

我小时后一出生,医生就顺手割掉我的包皮。我那时虽已国二,但体格已十分状硕,小鸡鸡也近15cm,身高已近170cm,和姐姐差不多,但babyface,因此家人对我也不在意,出外旅游也让我和姐姐睡同一张床。平常在学校听同学说些风花雪月的事,加上在家里有时后偷看第四台的锁码节目,早就对女体十分好奇。

而姐姐在家里的穿着是以舒服为主,通常只穿一件露出深深乳沟的细肩带连身衬衣裙,长度大约只遮住臀部,就在家里走动,在沙发上或坐或卧,显出她身裁的苗条娉婷与雪白光滑柔嫩的皮肤,加上柔软纤细腰枝与修长挺直双腿,更令我老是想入非非。

而姐姐喜欢穿着淡色系列的连身衬衣裙,但其衣料透光率其佳,在灯光映照下,近乎半透明的,饱满的乳房老撑的衬衣鼓涨,胸前两点晕红娇嫩的乳头也明显突出。偶而姐姐也喝点红酒或梅酒,些微酒精将她漂亮的脸蛋醺染成白里透红,当真明艳动人。而酒后湿润的红唇,微酣的双眼,散发出一股撩人情思的韵味,害我常常边幻想着边打手枪。

自从上次旅游回来后,姐姐整个人变的更加娇艳,之前我只是幻想,如今可是实作。而姐姐在家里也是全身光溜溜的穿件衬衣裙就在家里走动,也方便我动手动脚,除非爸妈在家才会穿上小内裤。但家里开24hr超商,爸妈都很晚才回来,所以家里只有姐跟我,一对沈溺于情欲游戏间的幼兽。

我很喜欢在看电视时,抚摸姐姐她的纤细皎白的足踝,姐姐喜欢侧卧在沙发上,曲腿上来,我坐在旁边就伸手把玩她的足踝,轻轻的将手指轻柔的随着她的曲线由足踝向上探索,姐姐柔软的双腿常因为我缓慢的动作不自主的弯曲著。

我甚至细心把玩姐姐洁白细致的脚ㄚ子,逗弄那小巧圆滚滚的脚趾头,用舌头一一仔细舔舐,并贪婪的吸吮著,逗得姐姐常常不由自主的“啊……”一声呻吟起来,并用另一纤细皎白的脚ㄚ子回触我脸庞。

姐姐喜欢我细心把玩她那洁白细致的脚ㄚ子,并用舌头一一仔细舔舐吸吮的触麻感,常让她陷入了情欲的陷阱里不可自拔,不断迎合我的进入,并承受我舌头与手指一波又一波的挑逗,整个人深陷入情欲的感官世界里。

有时会学日本片那样,用舌头轻轻舔舐与吸吮姐姐每一吋肌肤,并用指头轻抚姐姐皎白的身躯。除了舔拭与吸吮姐姐的蜜洞外,甚至还尝试用舌头伸入姐姐的屁眼里舔舐,弄得姐姐娇喘不已,且兴奋的屁眼一张一闭。

被我逗弄几次后,姐姐就受不了的,要我用指头轻轻伸入抠弄,她说被我舔的屁眼里面酥酥麻麻的很舒服,但也痒痒的好想让人插看看。

有一次下午看电视时,我又逗弄起姐姐,从洁白细致的脚ㄚ子一路舔舐到纤细皎白的足踝,再顺着修长的双腿亲向姐姐的蜜穴,那里早已湿淋淋的等待我的入侵,姐姐早已受不了的隔着T恤,自己搓揉起那对白晰饱满的奶子,诱人的呻吟声“嗯…… 嗯……”不绝。

我不理姐姐的娇喘声与扭动诱人的身躯,继续挑逗姐姐,并试着用手指沾满姐姐蜜穴里分泌的爱液,慢慢在姐姐漂亮的小屁眼边轻轻抠弄。姐姐大声的“哦……”一声呻吟出来,并喊著:“好弟弟,亲弟弟,快点干我,我好想要……啊……”

我要姐姐趴在沙发上,并将屁股翘高高的,我把她的屁屁用手掰开,用舌头伸入屁眼里舔舐著。姐姐的臀部不断迎合我的动作,并喊著:“不要舔了,快干我,姐姐受不了。”

接着我顺势把食指狠狠的插入姐姐的屁眼里并顶到底,姐姐似乎被我这突来的一招刺激了,不禁喊道:“啊……有点痛……不过好酥麻……啊……受不了……”

我被姐姐的呻吟声逗的心里好痒,我仔细端详姐姐的挺翘的臀部,好丰满、好有弹性,皮肤好光滑、好细致,越想我手就动的越快,姐姐她就叫的越骚,屁屁也主动前后摇动、左右扭晃,迎合我指头的动作。

忽然我想知道姐姐她的屁屁是否会臭,就把手抽出,闻闻看,其实不太会。

姐姐她转回头哼著:“哦……不要停,姐姐好舒服!”

那我就不客气了,连用食指和中指给挤进去。起初还不太容易进去,尤其是关节处,不太容易挤进去。当关节进去后,我觉的变得异常的紧,姐姐她也发出痛苦的叫声,叫我放慢速度,后来姐姐的屁眼慢慢的放松。

这时,我就用手指关节处不停进出,享受姐姐她屁眼的紧度,和她的放荡的淫叫声:“啊……轻一点……姐姐又痛又麻……”

我一面玩她姐姐的屁屁,一边揉她的奶奶,有时也用插屁屁那只手的小指揉她的蜜穴。

这样玩了约30分钟,姐姐的身体紧绷又放松了两次,最后姐姐整个人瘫在沙发上,全身软绵绵的任我摆布。

后来我受不了,就把手指头拔出来,此时姐姐的屁眼已相当柔软与湿润,我把她的屁屁顶高,将阴茎狠狠的插入姐姐屁眼里。

姐姐“啊……”一声叫了出来,我也觉得本来被我用力向前挤的鸡鸡,忽然压力顿减,我第一次顺利的插入姐姐的小屁眼里,这比姐姐的小蜜穴还要紧。

我开始缓缓抽送起来,体验姐姐她屁屁的温存。姐姐似乎也已经融入了,不时主动的前后抽送,并用屁屁碰撞我的睾丸与大腿,并娇喘连连的发出“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”,而且姐姐自己加快了摇摆速度,我就更用力的顶出声音,一边看鸡鸡在姐姐她光滑的屁屁里进出,一边搓姐姐她的阴蒂,并不时捏捏那对放荡摇晃的奶子。

慢慢姐姐好像发狂似的前后摆动着她的臀部,披肩长发也随着姐姐疯狂似的摇头摆脑而乱舞著,姐姐呻吟的声音越来越高亢:“哦……干死我啊……快干死姐姐…… 哦……”,我也更加把劲疯狂的抽送著。

渐渐的,姐姐她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高:“哦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停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”,整个客厅里几乎充满她的回音。

她的臀部也一直扭个不停,我兴奋得从背后将她抱的紧紧的,臀部疯狂的不断用力抽刺著,直到精液射在姐姐的肛门内,我才软趴趴的拥著姐姐卧在沙发上,直到天黑。

事后隔天早上,姐姐跟我说:“你昨天太粗鲁了,弄得姐姐的屁屁好痛,今天差点不能便便了。”

姐姐大我五岁,170cm,奶子像柚子大,54kg,手脚修长纤细,鹅蛋脸非常漂亮,有点像翁虹。

我小时后一出生,医生就顺手割掉我的包皮。我那时虽已国二,但体格已十分状硕,小鸡鸡也近15cm,身高已近170cm,和姐姐差不多,但babyface,因此家人对我也不在意,出外旅游也让我和姐姐睡同一张床。平常在学校听同学说些风花雪月的事,加上在家里有时后偷看第四台的锁码节目,早就对女体十分好奇。

而姐姐在家里的穿着是以舒服为主,通常只穿一件露出深深乳沟的细肩带连身衬衣裙,长度大约只遮住臀部,就在家里走动,在沙发上或坐或卧,显出她身裁的苗条娉婷与雪白光滑柔嫩的皮肤,加上柔软纤细腰枝与修长挺直双腿,更令我老是想入非非。

而姐姐喜欢穿着淡色系列的连身衬衣裙,但其衣料透光率其佳,在灯光映照下,近乎半透明的,饱满的乳房老撑的衬衣鼓涨,胸前两点晕红娇嫩的乳头也明显突出。偶而姐姐也喝点红酒或梅酒,些微酒精将她漂亮的脸蛋醺染成白里透红,当真明艳动人。而酒后湿润的红唇,微酣的双眼,散发出一股撩人情思的韵味,害我常常边幻想着边打手枪。

自从上次旅游回来后,姐姐整个人变的更加娇艳,之前我只是幻想,如今可是实作。而姐姐在家里也是全身光溜溜的穿件衬衣裙就在家里走动,也方便我动手动脚,除非爸妈在家才会穿上小内裤。但家里开24hr超商,爸妈都很晚才回来,所以家里只有姐跟我,一对沈溺于情欲游戏间的幼兽。

我很喜欢在看电视时,抚摸姐姐她的纤细皎白的足踝,姐姐喜欢侧卧在沙发上,曲腿上来,我坐在旁边就伸手把玩她的足踝,轻轻的将手指轻柔的随着她的曲线由足踝向上探索,姐姐柔软的双腿常因为我缓慢的动作不自主的弯曲著。

我甚至细心把玩姐姐洁白细致的脚ㄚ子,逗弄那小巧圆滚滚的脚趾头,用舌头一一仔细舔舐,并贪婪的吸吮著,逗得姐姐常常不由自主的“啊……”一声呻吟起来,并用另一纤细皎白的脚ㄚ子回触我脸庞。

姐姐喜欢我细心把玩她那洁白细致的脚ㄚ子,并用舌头一一仔细舔舐吸吮的触麻感,常让她陷入了情欲的陷阱里不可自拔,不断迎合我的进入,并承受我舌头与手指一波又一波的挑逗,整个人深陷入情欲的感官世界里。

有时会学日本片那样,用舌头轻轻舔舐与吸吮姐姐每一吋肌肤,并用指头轻抚姐姐皎白的身躯。除了舔拭与吸吮姐姐的蜜洞外,甚至还尝试用舌头伸入姐姐的屁眼里舔舐,弄得姐姐娇喘不已,且兴奋的屁眼一张一闭。

被我逗弄几次后,姐姐就受不了的,要我用指头轻轻伸入抠弄,她说被我舔的屁眼里面酥酥麻麻的很舒服,但也痒痒的好想让人插看看。

有一次下午看电视时,我又逗弄起姐姐,从洁白细致的脚ㄚ子一路舔舐到纤细皎白的足踝,再顺着修长的双腿亲向姐姐的蜜穴,那里早已湿淋淋的等待我的入侵,姐姐早已受不了的隔着T恤,自己搓揉起那对白晰饱满的奶子,诱人的呻吟声“嗯…… 嗯……”不绝。

我不理姐姐的娇喘声与扭动诱人的身躯,继续挑逗姐姐,并试着用手指沾满姐姐蜜穴里分泌的爱液,慢慢在姐姐漂亮的小屁眼边轻轻抠弄。姐姐大声的“哦……”一声呻吟出来,并喊著:“好弟弟,亲弟弟,快点干我,我好想要……啊……”

我要姐姐趴在沙发上,并将屁股翘高高的,我把她的屁屁用手掰开,用舌头伸入屁眼里舔舐著。姐姐的臀部不断迎合我的动作,并喊著:“不要舔了,快干我,姐姐受不了。”

接着我顺势把食指狠狠的插入姐姐的屁眼里并顶到底,姐姐似乎被我这突来的一招刺激了,不禁喊道:“啊……有点痛……不过好酥麻……啊……受不了……”

我被姐姐的呻吟声逗的心里好痒,我仔细端详姐姐的挺翘的臀部,好丰满、好有弹性,皮肤好光滑、好细致,越想我手就动的越快,姐姐她就叫的越骚,屁屁也主动前后摇动、左右扭晃,迎合我指头的动作。

忽然我想知道姐姐她的屁屁是否会臭,就把手抽出,闻闻看,其实不太会。

姐姐她转回头哼著:“哦……不要停,姐姐好舒服!”

那我就不客气了,连用食指和中指给挤进去。起初还不太容易进去,尤其是关节处,不太容易挤进去。当关节进去后,我觉的变得异常的紧,姐姐她也发出痛苦的叫声,叫我放慢速度,后来姐姐的屁眼慢慢的放松。

这时,我就用手指关节处不停进出,享受姐姐她屁眼的紧度,和她的放荡的淫叫声:“啊……轻一点……姐姐又痛又麻……”

我一面玩她姐姐的屁屁,一边揉她的奶奶,有时也用插屁屁那只手的小指揉她的蜜穴。

这样玩了约30分钟,姐姐的身体紧绷又放松了两次,最后姐姐整个人瘫在沙发上,全身软绵绵的任我摆布。

后来我受不了,就把手指头拔出来,此时姐姐的屁眼已相当柔软与湿润,我把她的屁屁顶高,将阴茎狠狠的插入姐姐屁眼里。

姐姐“啊……”一声叫了出来,我也觉得本来被我用力向前挤的鸡鸡,忽然压力顿减,我第一次顺利的插入姐姐的小屁眼里,这比姐姐的小蜜穴还要紧。

我开始缓缓抽送起来,体验姐姐她屁屁的温存。姐姐似乎也已经融入了,不时主动的前后抽送,并用屁屁碰撞我的睾丸与大腿,并娇喘连连的发出“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”,而且姐姐自己加快了摇摆速度,我就更用力的顶出声音,一边看鸡鸡在姐姐她光滑的屁屁里进出,一边搓姐姐她的阴蒂,并不时捏捏那对放荡摇晃的奶子。

慢慢姐姐好像发狂似的前后摆动着她的臀部,披肩长发也随着姐姐疯狂似的摇头摆脑而乱舞著,姐姐呻吟的声音越来越高亢:“哦……干死我啊……快干死姐姐…… 哦……”,我也更加把劲疯狂的抽送著。

渐渐的,姐姐她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高:“哦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停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”,整个客厅里几乎充满她的回音。

她的臀部也一直扭个不停,我兴奋得从背后将她抱的紧紧的,臀部疯狂的不断用力抽刺著,直到精液射在姐姐的肛门内,我才软趴趴的拥著姐姐卧在沙发上,直到天黑。

事后隔天早上,姐姐跟我说:“你昨天太粗鲁了,弄得姐姐的屁屁好痛,今天差点不能便便了。”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